四叶草🍀

那么这就是后续啦!稍微略了一些怼的过程,总之最后那边是说通了,不知道up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……简单的说,其实这位童鞋并不喜欢整个刀剑,不爱游戏而只是当一个图库和顺带,只是喜欢一些刀剑的形象,而up却是喜欢刀剑包括游戏本身的,就产生了冲突。按照责任也不好算啦,只能说,讲话需谨慎,祸从口出啊_(:з」∠)_那么我就遁了~

复仇论2


空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被欺负的孩子。 


把对别人生气的部分丢掉,把总是想事情的自己丢掉,


变成温柔的,笨笨的孩子,和现在完全不一样,是不是就不会被欺负了呢? 


——小小的空松,这样想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æˆ‘还以为,我只能看着这个笨蛋,做不了任何事来着。


 è™½ç„¶çŽ°åœ¨çš„状况相当不妙,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。不过现在被束缚成这样我也并不能做出任何行动,只能听着在我前面提着电锯的家伙追忆过去。


 â€¦â€¦åªæ˜¯è¢«å¤ºèµ°äº†ä¸»å½¹çš„机会,你就打算用电锯把人碎成肉沫吗?而且十年前的事情,如果这不是某个正直的人做的少有的亏心事,我大概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啊!


 æ‰€ä»¥å½“然不是仅仅为了这个啊。那么认真地把理由说一遍,只是为了说服自己下手而已。只是不想活下去了,又想最后发泄一次痛苦,才打算随便地绑架一个童年欺负过自己的人,拖个垫背罢了。否则怎么会在第一次质问的时候连要杀的人的名字都记不清…… 


不过即使了解他的心情,我也一点都不想做这个垫背的人。好像叫某人这么干的是椴松……?


 ä¸è¡Œã€‚会把我们这么一群人都绑来,显然是分不清我们几个,嫌味只是躺枪而已。虽然我这么说了这个神智不清的人绝对会想都不想地直接换人,但我不能确定他的神经还能撑多久。在被带进来之前我其实已经醒来了,还看见椴松被压在了最下面,如果没在找到椴松之前这个人就发狂了,我们几个外层的人都危险了。


 å°½ç®¡æ­»çš„只会是其中一个人,我也不想赌这个几率。在我被带出房间的时候最靠近门的人……“一松,”我在电锯砸下的前一秒报出了那人的名字,“是一松让我做的。” 


——果然激怒这个笨蛋了。我看着笔记本上力气大到刺破了纸面的“你到底是谁!”扶额叹息。

复仇论 1


空松从小就是被欺负的孩子。

 

即便如此,他还是平安地长成了大人。

 

长成了一个对兄弟过分温柔的neet。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
和险些被电锯狂魔碎成肉沫的一松比起来,只有头上有击伤的我果然还是被维纳斯眷顾的guilty guy啊,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——我和布拉砸们以及嫌味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眼前一黑,接下来就被小松摇醒去救一松了,所以是那个人在我们每人头上补了一记……?但是轻松和椴松头上都没有击伤呢。

 

嘛这种事情回家再想也无妨,那么,“小松,到底有什么事?”我有些烦躁,小松已经把我单独拉出来有一会了到底是做什……“空松,”小松突然抬头和我对上了视线。我有些惊讶了,他很少这么认真,更少用这么严肃,不,是严厉的语气说话,“嫁祸兄弟不是你的作风吧?” 


“……等等,小松你在说什么?!”我完全没明白他说的,长男顿了一下缓和了一些语气,“虽然我更倾向那个家伙说了谎,但他根本没那个必要,那么空松,为什么说在演剧部破坏他主役机会的主意,是一松给的?” 


在演剧部破坏别人主役的机会?不,那是椴松叫我做的……不对,我怎么可能说是一松?!如果被电锯吓到我应该是说实话才对,为什么会说一松?!感觉倒像是阴谋了啊?! 


我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。根据小松的描述,那个电锯狂魔告诉小松的状况是,我在面对电锯的时候很冷静地表示,这是一松让我做的。可我根本没有这种记忆,而且我确定我做不到这样的事情—— 


不,倒不如说,那个前提本身就不成立,“我有面对过电锯?”“哈?长男我可是看着你第二次从小黑屋被带出去的,那个家伙根本没能打昏大人我!”“但是……”“啊呀!!”病房里传来的护士的叫声让我们马上忘记了谈话冲进去。 


好在不是一松自己的身体出状况,制住他让护士打完针,尽管一松的精神状态依旧糟糕,至少在下午所有人都完好的到家了。不过我自己恐怕不太对劲呢,明天去大裤衩博士家一趟,也许有什么发明帮的上忙……

 

……看来我不用去了。我看着手里的笔记本想。


 æˆ‘确定自己之前趴在桌上正要补眠,现在却拿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。不过这些细节都不重要了。

 

“午安,松野空松。我做的事给你带来了困扰,非常抱歉,介意聊一聊吗?愿意的话就在这里留言吧,我看得到。”

书生(后mafia)卡拉x极道卡拉

 

极道卡拉

1.虽然很有气势是赤冢组的若头,但他是受,他是受,他是受,重说三。

2.决定体位上下的比赛是投球入筐,本以为决不会输,但书生的准头惊人的好,结果比分的差距很大。

3.即使在下方也不会让出主导权,哪怕第二天会直不起腰也在所不惜。

4.毫不掩饰自己有个圈子外的爱人的事实,哪怕清楚对头会以此为弱点要挟,有自信不会让爱人受到一点伤害。

5.他做到了,虽然受了重伤,但他之前的安排很好,不仅除掉了下手的对头,也没让爱人发现自己重伤的情况,爱人被支开后干脆旅游去了。

6.他知道自己错了,在爱人穿着一身藏了无数枪械的黑西装回来的时候。

7.我一直深陷黑暗且早已认命,却从不希望因此拖累你。因为我没能保护你所以发生的这一切,都是我的过错,我会穷尽一生来补偿。

8.其实内心觉得黑手党更酷炫,觉得自己配不上爱人,只能在担心之余更宠他了。

 

书生卡拉

1.虽然只是柔弱的松野苑的学生,但他是攻,他是攻,他是攻,重说三。

2.决定体位上下的比赛是投球入筐,本以为对方不会答应,但对方过分自负了,结果当然是他获得了胜利。

3.即使在上方也拿对方没办法,作为报复每次都大肆折腾让对方直不起腰,然而对方并没有妥协或干脆翻身的意思反而更来劲了。

4.对爱人毫不掩饰和自己的关系的事实相当担忧,因为知道对方的自负,哪怕清楚对头会利用这一点也不会做足防备。

5.他的担忧是正确的,虽然下手的对头被除掉了,但爱人受了重伤,还想用拙劣的借口支开他养伤。他顺着爱人的话去意大利“旅游”去了。

6.只以为自己控制力不错的他,其实用枪的天赋很高。为了防身他随身携带枪支。他不打算瞒着爱人这一点。

7.我一直恐惧黑暗而迷惘无力,却从不希望因此拖累你。因为我没能保护你所以发生的这一切,都是我的过错,我会穷尽一生来补偿。

8.爱人的小心思无伤大雅,他也无需拆穿,只是在对方以为宠着他的时候,在背后为爱人做的更多而已。